3家房产租赁公司跑路有租客付了20800元押金却被赶出门

发布时间:2020-10-26 聚合阅读:房产租赁 押金 公司
原标题:3家房产租赁公司跑路有租客付了20800元押金却被赶出门十月的浙江,房产租赁公司跑路事件频发。除了记者前两天报道的爱尚家突然关门停业外,还有三家房屋租赁...

原标题:3家房产租赁公司跑路 有租客付了20800元押金却被赶出门

十月的浙江,房产租赁公司跑路事件频发。除了记者前两天报道的爱尚家突然关门停业外,还有三家房屋租赁公司先后关门停业,分别是:鄞居、盈捷、美邻。

对此,记者进行了实地采访调查。

鄞居:发布暂缓支付员工工资和延期支付租金的告知书

人去楼空的鄞居

早在记者八、九月份报道其他几家公司跑路的时候,就有人在晚报微信公众号后留言:小心鄞居!

一位曾经在鄞居负责收房的业务员向记者透露,鄞居管理混乱,甚至连劳动合同都不和员工签,工作了两三个月连公司负责人都没见过。而且,他发现,自己收进来的房子,在合同上签的都是以收房价格的1.05倍出租,而实际上则是以签一年送三个月、相当于收进价格的75折出租。再加上员工工资等开销,公司一年就要在一套房上亏损2万多元。这样的比特币是什么经营模式能持续多久?

果然,10月15日,鄞居就发出了暂缓支付员工工资和延期支付租金的告知书。

鄞居在公告中表示造成公司资金压力巨大的一个原因就是“租客房租催收困难”。

这句话遭到了许多租客反驳:我们都是一年一付、半年一付把租金交给你们,房子才给我们住的,怎么会房租催收困难?

10月16日下午,一些租客来到鄞居位于奥克斯中央大厦的公司总部,发现大门敞开,空无一人,电脑设备都搬空了,柜子里的合同四处散落。

对于鄞居自称“我们并未跑路、并未爆雷,仍在正常运营”的说法,许多租客怒斥:“那全是骗人的!鄞居演戏还要演到什么时候?”

盈捷:老板凌晨在业务员微信群里发了一个破产消息后失联

10月19日下午,记者接到宁波盈捷公寓管理有限公司员工小陈来电,称他们公司老板跑路了。

据小陈提供的“盈捷公寓业务群”微信聊天截图显示,老板是在19日凌晨0点13分发的信息,其说辞与鄞居差不多,称“响应号召拒绝‘高收低出’模式,以及公司严重亏损,沉痛决定停止公司运营,已向政府部门申请公司破产处理,决定延迟发放员工工资”。

盈捷老板凌晨在员工群里发的消息

这条信息一发,群里炸锅了。有员工想联系老板问个究竟,却被老板拉黑。

小陈告诉记者,他是9月份到盈捷上班的,专门负责收房。公司每个月给他底薪2500元,按收房价格的30%提成,如果收的房子被出租掉,还有一单600元的奖励。但是如果一个月都收不到房,就会被开除。

小陈说,从9月到现在,他收了4套房子,提成都拿到了,就是基本工资没领到,公司还欠他五六千元工资。20号就是公司发工资的日子,没想到老板却在这时跑路了。

他的同事19日一早跑到盈捷在鄞州商会大厦北楼816的办公地点,却发现所有值钱的东西都被搬走了,他们认为这完全是“有预谋的跑路”。

盈捷员工群里炸开了锅

小陈说,好在自己收回来的4套房子只有一套租出去了,其他3套都还空置着,否则都不知道该怎么向房东、房客交代。

同时,一些得知盈捷爆雷的租客也迅速赶到法院,对盈捷提起民事诉讼。

美邻:收了租金说没说到,赶走租客再出租

据记者调查,曾有美邻公司股东在收取租客租金后,该公司员工又称公司没收到钱,将租客赶出房屋继续出租。

2020年6月21日,林先生通过58同城,在美邻公司员工王某手上租了海曙区古林镇博馨苑一套房子,签订了租赁合同,房租每月1600元,连同押金付了20800元,都打到了王某的支付宝账户上。6月23日,王某给林先生开具了美邻公司的收据。

但住了没多久,美邻公司员工找上门来,称林先生合同无效,让他立即搬离。这让林先生非常纳闷,自己不是付了一年的租金吗?

在美邻公司员工指引下,林先生才发现合同和收据上写有“汇款转入非指定账户合同无效“。

林先生收到王某给他开的美邻公司的收据

林先生和美邻签署的书面合同

林先生一下就懵了,他赶紧联系王某,手机却怎么也打不通。

然而,林先生查阅公开资料发现,王某还曾担任过美邻公司法人代表,2020年4月30日卸任法人代表后,持有公司5%的股份,担任着公司的股东。这证明王某是美邻公司员工,而且还不是普通员工。

随后,他找到美邻公司时任法人代表吴某某。吴某某表示王某工作出色,有5%的干股挂名,让他担任股东,但王某已经于6月9日离开公司,不是他们的员工了。王某签的这份合同,他们完全不知情。

那既然不是美邻员工,为何能拿出美邻的合同、出租美邻的房子?如果说美邻没收到钱,为何又盖了美邻的财务专用章?

吴某某表示公司行政部的门是敞开的,在这里上班的员工谁都可以进去。但是根据合同上约定的“款项转入非指定账户无效”这一条,美邻公司在居间服务方面没有责任。

无奈,在美邻公司断水断电的逼迫下,林先生只得在7月底搬离了住处,而与他有着同样遭遇的还有两个租客。

心里愤愤不平的林先生一怒之下将美邻公司告上了海曙区法院。

在此期间,美邻公司法人代表和股东结构再次发生改变:9月28日,法人代表吴某某卸任,变为鞠某某。但唯一不变的是二股东王某,他仍然持有5%的股份。

此后不久,美邻公司就被租客曝光跑路了,美邻公司在平安大厦、麒麟大厦的办公地点都已经人去楼空。

10月21日上午,海曙区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了林先生诉美邻公司房屋租赁合同纠纷一案。由于美邻公司已经跑路,法院经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缺席,视为放弃相关诉讼权利,可依法进行缺席审理。法庭调查后认为,原、被告之间的房屋租赁合同关系合法有效,双方应当按照合同约定履行各自义务。原告方依约向被告支付了房租以及押金,虽然被告出具的收据上写有“转入非指定账户无效”,但收据上有被告财务专用章,且原告款项打入的是签订合同的业务员账户,有理由相信他有代理权。被告未依约履行合同,提前解除合同,属于违约。

因此,法院依法判决被告美邻公司退还原告押金和租金共计19600元,并赔偿违约金3200元。该判决实行一审终审,一经作出即生效。该案主审法官当庭表示,若判决书在送达10日后,被告方还未赔付,原告可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

当天,也有个别美邻的受害者到庭旁听了该案的审理。他们表示,虽然美邻跑路了,赔偿金是否能执行到位还未可知。但法院的判决让大家看到了希望,这些跑路公司的任何套路、猫腻与诡辩在法律面前都是不堪一击的。

宁波晚报记者张晓曦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