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贵族墓出土一件瓷瓶,专家估值上亿元,至今却无人收藏

发布时间:2020-06-15 聚合阅读:明朝 瓷瓶 估值 贵族 至今 无人 专家
原标题:明朝贵族墓出土一件瓷瓶,专家估值上亿元,至今却无人收藏有一个属于南京市林业大学的小山包,叫南高山。因为学校宿舍不够用,南京市林业大学准备在这个小山包盖博...

原标题:明朝贵族墓出土一件瓷瓶,专家估值上亿元,至今却无人收藏

有一个属于南京市林业大学的小山包,叫南高山。因为学校宿舍不够用,南京市林业大学准备在这个小山包盖博士研究生的公寓楼。

开工第一天,铲车司机挖了两铲子,感觉不对劲,好像挖到了什么硬东西。司机下车一看,发现是一块大石碑。但是,挖掘机质量还是特别好的,把墓碑的左上方挖掉了一块。

挖掘机司机也是个有文化的人,他用脚抹了一下墓碑,觉得上边有字,估算挖到千年古墓了,因此赶快将这一状况通告了校领导及其公安机关,随后,又通告了文物局。

迅速,南京历史博物馆的考古学权威专家就赶来当场,使用各种各样锹铲,果真发现了青绿色大方砖,判断这就是一座千年古墓。现场快速被用黄色带子围了起来,全面封禁戒严,不让寻常人等进入。

历经考古学工作人员的进一步挖掘,发现它是一座夫妇合墓双室砖砌墓。墓前清除出的墓志铭志盖上用篆体字刻着:南京市锦衣卫指挥佥事徐君叙妻恭人周氏之墓。

锦衣卫,那就是明代皇室规章制度下的产物,不容置疑,它是一座明墓。锦衣卫的“卫”,是明代的一种军队编制管理体系,所辖约5600人,一把手称“指挥使”,佥事相属二把手或是三门把。“恭人”,为明清两代四品高官的老婆。

即这座千年古墓的男主角徐君叙为锦衣卫的四品官员。锦衣卫和别的“卫”不一样,成员真实身份独特,大多数是皇上亲属、世家子弟或者心腹。

巧的是,这一徐君叙及周氏墓所在之处十分挨近明朝开国大将徐达的大家族墓,极有可能是徐达后人。

考古学工作人员对墓志铭上边的文字展开了逐字逐句辨析翻译,再融合《明史》上的记述,最后确定徐君叙便是中山市王徐达的第六代孙,他的高祖父是徐达第三子、曾任中军大都督佥事的徐膺绪,他的“锦衣卫指挥佥事”属承袭官衔。

和他合墓的老婆周氏也很有样子,周氏的爷爷周瑄曾担任南京市刑部尚书,是官府大臣,人死之后被官府追封为“太子太保”。徐君叙与周氏联婚,可以说“门当户对,阶级对等”。

徐君叙与周氏全是身出名门,照理说,殉葬品应当不容易少。但是,此墓历尽盗窃,已经是支离破碎,除开双方墓志铭,几无它物。考古学工作人员心不甘,又来来去去、反复地开展清除。

有志者事竟成。在挖掘工作中开展的第三天,总算在周氏墓穴里挖出了一件蓝釉梅瓶。在场的人看到了这个梅花,目不转睛。

很多人都了解明代有一本小说,全名是《金瓶梅》。依照鲁迅的表述,是由于书里关键写了藩金莲、李瓶儿、春梅三人,因此起了这一小说名字。胡适老先生却觉得,小说名字有“金黄的梅瓶中插着红梅花”的寓意。

换句话说,说白了梅瓶,很多人听闻过,却没有见过。梅瓶属青花陶器,瓶体纤长,造型设计挺秀、娇美,规格惊人,大家以梅之瘦骨喻其,故名梅瓶,其适用范围是装酒,最开始出现在唐朝,时兴于宋、元、明之时。元明更替年里的烧制品为最好。

明太祖朱元璋于元至正十六年(1356年)攻占南京市后,为奖励官兵、鼓励斗志,专业指使下属在景德镇市制作了一系列青花梅瓶,遍奖元勋。

1949年,生在南京江宁区东善桥盗墓世家的康永海曾钻进南京江宁观音山的沐英墓,破开沐英的棺木,盗走了明太祖朱元璋赐予给沐英的大梅瓶。

该梅瓶瓶体绘图有“萧何月下追韩信”的历史典故,故名“青花萧何月下追韩信大梅瓶”,为一级国家宝藏,使用价值以亿记数,在世界上辗转流传,后被个人收藏入南京历史博物馆,变成该馆的“镇馆之宝”,堪称中国陶瓷三绝之一。

康永海则被公安部门押到其故乡东善桥开展公判,并现场执行枪决。周氏墓穴里这一件蓝釉梅瓶是否会是与沐英并排开国元勋的徐达发送给子孙后代的呢?如果是,价值当不在“青花萧何月下追韩信大梅瓶”之下。

考古工作者小心翼翼地怀揣着这一件蓝釉梅瓶,直接送回南京历史博物馆。“青花萧何月下追韩信大梅瓶”器高45公分、规格5.5cm、腹径28.5cm、底径16.5cm;周氏墓穴釉蓝梅瓶器高26.7厘米,规格4.4厘米,腹径15.6厘米,底径10cm,二者并不是同一重量级。

可是,权威专家肯定,周氏墓穴釉蓝梅瓶仍是稀世之宝,依据如今的市场走势看来,公司估值仍在亿之上。

但是,对这种古物佳品而言,始终是供不应求,或是,称作稀世珍宝才更加适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