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德纲的挫折教育成功吗?23岁的郭麒麟,活成了“最丢脸”富二代

发布时间:2019-12-30 聚合阅读:二代 麒麟 丢脸 挫折 成功 教育 郭德纲 成了“
原标题:郭德纲的挫折教育成功吗?23岁的郭麒麟,活成了“最丢脸”富二代“我5岁之后,就跟父亲没有什么亲密举动了”,郭麒麟曾经带有遗憾地说过这句话。今天,“郭麒麟...

原标题:郭德纲的挫折教育成功吗?23岁的郭麒麟,活成了“最丢脸”富二代

“我5岁之后,就跟父亲没有什么亲密举动了”,郭麒麟曾经带有遗憾地说过这句话。

今天,“郭麒麟抱着郭德纲哭了”就上了热搜,十八年了啊!

12月29日晚,北京天桥艺术中心,郭麒麟首次挑大梁主演的话剧《牛天赐》在此上演,这是本轮演出的最后一场。

郭德纲悄悄来到剧场,没告诉郭麒麟,看完了整场话剧。

谢幕时,郭麒麟在如潮的掌声中一次又一次向观众鞠躬道谢,而郭德纲突然走上了舞台,拍了拍儿子的肩膀,郭麒麟猝不及防见到爸爸,一时情绪控制不住,扑到老郭怀里哭了!

老郭摸着儿子的头,拍着儿子的背,笑得合不拢嘴。

郭麒麟也罕有地流露出孩子的模样,“任性”在爸爸怀里哭了半分钟左右的时间。

随后郭德纲拉着儿子的手,在舞台上向四面鞠躬,向观众、也向同组演员道谢。

“郭麒麟比我演得好!”老郭夸了儿子。

他说,郭麒麟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其实他干什么我都知道,“你是最棒的”。

这话其实是回应前几天郭麒麟在采访里,被问到“郭德纲看了《庆余年》之后怎么评价你?”郭麒麟当时回答是:“我爸爸其实不知道我在干什么。”

熟悉德云社的知道,老郭总说“惯子如杀子”,因此对郭麒麟教育是格外严格的,鲜少在大众面前夸儿子……他对郭麒麟这句夸奖,当真是难得了。

华少采访郭麒麟的时候,曾经说过这么一句话:“你可真不像你爸爸教育出来的儿子”,华少何出此言呢?

因为郭德纲和郭麒麟这爷儿俩,给大众的印象恰恰相反,郭德纲是“戗着茬儿活着”,郭麒麟是敛着气、收着息活着。

《庆余年》里的范思辙,那个在严父教育下,看似干啥啥不行,实际却是一把经商的好手、只因渴望着成为父亲可靠助力的可爱少年……某种程度上,就是郭麒麟的现实写照。

郭德纲给郭麒麟的“挫折教育”,一直备受争议,很多人都觉得老郭对大林是不是太严格了?

特别是,越来越多的人说“生子当如郭麒麟”时,关于这个话题的争议就更多。

到底是郭麒麟天性纯良使然,还是郭德纲的挫折教育见效呢?

“少年老成”,接触过郭麒麟的人,总会用这四个字来形容他。

稳重大气、低调谦逊、待人有礼,虽然是富二代星二代出身,却没有一点富二代惯有的骄娇二气,被粉丝调侃是“最丢脸”的富二代。

96年出生的郭麒麟,从贴上“郭德纲儿子”标签被嘘,到如今靠自己闯出一片天,他今年也才23岁啊!

郭麒麟,按他的人生轨迹来讲,其实很有成为顽劣富二代的条件。

郭德纲第一段婚姻很短暂,郭麒麟4岁时父母离婚,亲妈胡中惠就离开了他,前往日本发展。

5岁之前的郭麒麟,对爸爸是没有印象的,从小在爷爷奶奶身边长大,所幸郭麒麟没有被隔代溺爱“宠杀”,用郭麒麟的话说是:“爷爷奶奶家的规矩多”。

老郭家,在天津多从事公检法行业,郭麒麟的爷爷是警察,奶奶是教师,郭家的家教,从爷爷辈儿传下来,就一脉相承。

△郭德纲的父亲母亲。

“‘一等人忠臣孝子,两件事读书耕田’,可能这是我们家的门风使然吧!”郭德纲曾在被问及是如何教育郭麒麟时,这样说。

“郭麒麟对我说话什么样,我对我父亲说话就什么样,即便到现在,我接我爸爸电话,都得站着接”。

郭麒麟也说,自家教育三代都是很传统的。

新式教育提倡父母跟孩子做朋友,郭麒麟调侃:“在我们家不可能,想跟父母做朋友?早踹死你了。”

父子俩有在血脉里如出一辙的相似点——

郭德纲爱静,看着一盆花,都能静静看一整天。

郭麒麟也是,爱静不爱闹,人前也寡言少语,郭京飞说他:“这孩子静静的,跟小猫似得。”

郭麒麟说:“我们家一脉相承的特点是:胆小”,说胆小,不如说是常怀一颗敬畏之心。

郭麒麟自言,5岁之前,他都没见过郭德纲。

12岁,该上学的年纪,郭麒麟被爸爸接到北京,跟徒弟们一起生活。在梨园行里,师徒如父子,郭德纲对待徒弟比亲儿子还亲。

儿时的郭麒麟、陶阳与郭德纲。

郭麒麟说,自己小时候,父亲总把好东西留给徒弟们吃,导致直到现在郭麒麟还保持这个习惯,吃什么东西都会问父亲一下能不能吃。

郭德纲也说,“郭麒麟的童年时代谈不上快乐,因为家里边徒弟多,怕他欺负人,所以让他处处让着别人。”

岳云鹏,是看着郭麒麟长大的师兄之一,小岳岳2004年拜入郭德纲门下,那一年,大林8岁。

“他不像一个星二代,他如果是一个容易嫉妒的人,我们的生活、我们的日子都不会好过”,岳云鹏说郭麒麟“很善良、很大度、很老实,从来不会闯祸。”

不过,郭麒麟小时候,也有过“跋扈”的阶段。

郭德纲夫妻非常爱孩子,于谦说过“他们两口子对孩子是特别宠,只要十岁之前的孩子,要什么给什么”,但十岁之后就不宠着了,因为该懂事了。

所以,12岁刚刚被接到父母身边时,郭麒麟以为自己是享福来了,结果却被郭德纲叫到园子里去练形体,于是产生了逆反心理。

“他一说话我就梗着脖子”,郭麒麟说。

这要是管不了他,日后他走到社会上,得让人欺负死”。

对儿子这个“跋扈”的性格,郭德纲自有办法。

先从孩子生活习惯的小细节纠正,郭麒麟小时候不爱吃菜,爱吃肉,吃饭的时候专门挑肉吃。

郭德纲就在吃饭的时候,给儿子拨一碗菜,郭麒麟不吃,坐那儿哭,郭德纲说,你哭吧,哭完也得吃。

郭德纲的教育方法,是不是你我都很熟悉的“中国式父亲”?

“我在家不管,出去之后自有人替我管,现在我骂儿子,长大出去就不会挨骂”。

在专业上也是,郭麒麟小时候不想背贯口,总想偷懒,郭德纲也不打不骂,跟儿子说:“我先把你的演出安排出去,过七天之后直播”。

怕丢人不是吗?不想丢人,就得好好做功课,不仅要背,还得背个滚瓜烂熟。

人常说:父母是孩子最好的老师,孩子也是父母的一面镜子。对待儿子,郭德纲有“不近人情”的严厉,也有“坚持不打孩子”的原则。

郭德纲并不信奉棍棒教育,对郭麒麟是“没动过一根手指头,从小到大也没打过他”。

不过,老郭却总是让儿子觉得,“如果不听话会有巴掌落下来。”

“德云社”闯出名堂之前,白手起家的郭德纲很是饱尝了一番人生之多艰,记得老郭说过,当年北漂的时候,穷到顿顿吃大葱煮面条,曾经为了省钱,在散戏后徒步走了20多公里回家。

德云社1995年成立,次年郭麒麟出生。

可以说,他的成长伴随着德云社的起起落落,从发迹到辉煌,从遭遇打击到重新崛起,其实丝丝缕缕都有所牵系。

2007年,11岁的郭麒麟第一次登台。

那时候,他那紧张的老父亲和老母亲——郭德纲和王惠就在台侧隔着幕布听着,屏息静气。

2010年,何云伟、曹云金两个备受郭德纲器重的儿徒相继退出德云社,郭德纲和德云社也遭遇了前所未有的至暗时刻。

2011年,15岁的郭麒麟从初三退学。

大众知道的是,郭麒麟初中肄业,没怎么念过书,但只有了解德云社的人们清楚:这两件事之间有联系。

郭麒麟并不是因为学习成绩不好退学的,相反他还是一枚成绩不错的学生。

老郭书架里那些大部头的经典古籍,大林是没少看。《二十四史》、《清史稿》都是老郭给大林留的作业。

“可以没文凭,但不能没文化。可以不上学,但不能不读书。这是最重要的问题,在学校不读,在家一定要读。”郭德纲说。

“人前教子”,郭德纲对儿子的错误永远在人前、人最多的时候当面指出来。

2012年5月1日,16岁的郭麒麟和搭档阎鹤祥在保利表演,说了一个《阴阳五行》,但演出不算成功,郭麒麟发文致歉,郭德纲转发并说:“为此事,昨晚大骂郭麒麟至半夜,你凭什么考虑不周?”

当年的老郭,对儿子的批评,十六个字非常严厉:“蠢子无知,糊涂至极。仅此一次,下不为例。”

尽管对“人前教子”这种教育方式,迄今还存在争议,但郭麒麟却已经早早就懂得了父亲的用心。

郭麒麟说:“因为我爸爸是在社会上受到了很多挫折,这些个挫折对他的历练,造就了如今的他刀枪不入,他深知这一点很重要,能够帮你在社会上活着。所以他对我的教育也是,我没有经历他那么多外界给予的挫折,但我会在他那接受很多内部的挫折。”

昨晚,郭德纲在《牛天赐》谢幕时,公开称赞郭麒麟,距离郭麒麟在全网被父亲以“蠢子无知,糊涂至极”的严厉言辞批评,足足过去了七年。

七年,郭麒麟走的每一步,都踏踏实实。

看着郭麒麟长大的师兄们,几乎都心疼这孩子,阎鹤祥说:“大林的成长就是两个字:孤独”,因为周围都是比他年纪大的师兄,从小就在成年人的世界里长大,缺乏同龄人的陪伴。

他也早早地养成了独立的性格。

16岁,郭麒麟财政独立,迄今没跟父母要过钱,还在德云社领着演一场赚一场的工资。

18岁,郭麒麟的继母王惠,在他成年时,才要了自己的孩子郭汾阳。

两年后,20岁的郭麒麟开始独立生活,租房子住。

现在的郭麒麟帅气可爱,每次演出都有一大堆迷妹喊“老公”。

但是从小胖过来的他,19岁那年因为发胖,而产生了自卑心理,导致自闭的情绪衍生。

也是那一年,他凭着强大的意志力,减肥了60斤。

现在的郭麒麟,不论长袍马褂还是西装,都是一副帅气模样。

但他独特的成长经历,塑造除了他在同龄人中罕有的沉稳和内敛的人格。

在《漫游记》的导演崔道宁眼中,郭麒麟“有着同龄人少有的隐忍、克制,加上超高的情商,这个孩子对欲望的控制能力极强,他非常清楚地知道自己要什么、不要什么,不要的东西保持拒绝。”

在《牛天赐》的导演方旭眼中,“这孩子很干净,没有这些那些的毛病。”

对一般的星二代、富二代来说,控制欲望,并不是必修课题,因为他们欲望都会被父母给予满足。

但郭麒麟呢?

他早早在被郭德纲纠正不爱吃菜的习惯时,在被父亲要求把好的让给师兄时,就已经学会控制欲望。

甚至,他也早早学会,把对父母亲密示爱的欲望,深深收藏在心底。

郭麒麟记得自己5岁时,跟爸爸第一次见面,就被亲热地咬了耳朵,但也仅限于那一年,从5岁以后,他跟父亲之间就没有亲密举动了。

长大之后他也想主动跟父母表示亲热,亲亲妈妈的脸颊,但跟父亲却是羞于表达的——不只郭麒麟,包括你我,很多国人都如此吧!

尽管父亲对自己“挫折教育”,长这么大,郭麒麟被郭德纲夸奖的次数两只手能数完,主动打电话更是只有两三次。

但郭麒麟心里清楚,父亲是很爱很爱自己的。

他永远不会把对我的爱表现在脸上,但其实我知道他的内心深处,比爱谁都更爱我。”

刚出道的时候,郭麒麟在社交媒体的认证还是“郭德纲儿子”,如今《庆余年》播出后,竟然出现了“郭德纲跟郭麒麟有什么关系?为什么都说郭麒麟是郭德纲儿子”的提问。

也许未来不是很远,还会出现“郭德纲:郭麒麟父亲”这样的标签。

23岁的郭麒麟,虽然在相声的造诣上,还远远达不到老郭的水平,但在表演行业闯出自己一条路,在郭德纲看来:“他已经可以养活自己了”。

老郭还直言,心疼郭麒麟,有些后悔让儿子说相声,表示绝不让小儿子郭汾阳入行。

看来,老郭这是有意让郭麒麟接班了。

如今,德云社的商业版图,已经相当成熟,郭麒麟也长大成人,木秀于林。

坚持不上市的德云社,曾被媒体估值15亿元,也许真正价值远超这个数字。

过去那些年,一直被非议围绕的郭家父子,一路走来,一路都在打破外界对他们的成见。

郭麒麟,郭德纲最好的作品之一,没异议。

郭德纲在郭麒麟18岁那天,写给儿子一封家书,被《见字如面》节目选中,由实力派演员何冰朗读。

“人生一世,极不容易。登天难,求人更难。黄连苦,无钱更苦。江湖险,人心更险。春冰薄,人情更薄。”

“何为角儿?舞台上的顶梁柱,剧团班社的灵魂。贴出你的名字要保证卖得出票,全团老少指着你吃饭。角儿是有责任的艺人。”

“芸芸众生富贵贫寒,不是谁都可以傲视乾坤。其中有命有运,要知因果懂善恶,我儿且记但行好事,莫问前程。”

这封信,不是一封普通家书,入选节目的理由,是在“真善美”的传统教育之余,把世态炎凉撕开给孩子看。

不美化世界,也不过分丑化,让你看真实的世界。

恰如学者朱大可所言:老郭这封家书写的是社会批判,但同时又告诉你该如何去应对这些“险恶”,这就是老郭跟别人不同之处。

郭德纲写给儿子的这封家书,值得天下所有为人父母者、为人子女者好好阅读。

今天,郭麒麟和郭德纲难得的父子拥抱,让很多人为之感动的时候,我猜人们心中想起的其实是自家父亲:自家那个严厉、不善示爱,不爱褒奖,却一点一滴都在默默深爱孩子、为孩子前程做垫脚石的父亲。

郭德纲的爱与严,郭麒麟的纯良与大度,缺一不可。

今日主笔:某小刀。

@刀刀叨文艺 原创文章,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本文图片均来自网络,侵删)